RELATEED CONSULTING
相关咨询
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
服务时间:9:30-18:00
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
关闭右侧工具栏
一个诈骗从业者的自述:警察落后我们一个时代
  • 作者:admin
  • 发表时间:2017-09-27 16:56
  • 来源:未知

  不知道大家会不会跟我一样,从事一项工作久了,就会觉得厌烦,即使是做诈骗,即使来钱很快,月入百万。

  我想写这篇文章很久了,但是一直没有动笔,一是本来文化不高,初中毕业便跟了村里堂哥出来做诈骗,不太擅长写,二是直到最近赚够了一辈子花的钱,真的彻底不再想做这一行了,准备挑个好日子跟邻村的小琳踏踏实实过日子。

  不然,我是断然不会做这种自断后路的事的。

  另外说一句,我并不怕警察找上门,因为他们没有任何证据,中国的法律里面,“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”只对公务员有效。

  我想到哪里就写到哪里吧,不要在意我这个初中毕业文化程度的文笔。

  先从我的这个行当说起吧,我们这一行其实很辛苦。

  诈骗的成功率并不高。一百个电话打过去可能只有五六个人能上当,更多的是听了一句话便挂或者直接开骂。初入行的时候我还会经常因此生气、对骂,做了两三个月才适应,对电话那头的激动无动于衷。

  干活的环境也很苦。每天中午吃完饭,要跟堂哥他们一起去村后的山上,晚上8、9点才摸黑下山,冬天还好,到了夏天各种蚊虫叮咬,我们扎的简易帐篷只能抵挡一下风雨,抵挡不了酷暑。

  即便如此,我们也断然不可能在村子里或者市区里面作案的,那样虽然安逸,但是会被秒杀,因为警察的定位手段很厉害。到了山上就不一样了,视野开阔、山路难走,如果有人要上山,我们有充足的时间收拾工具、毁灭证据,然后从另一条路下山,别人根本抓不到我们。另外山头有基站,我们作案的时候需要网络和电话信号,虽然信号差一点,但做诈骗足够了。

  行业竞争也很厉害。五六年前,这个行业还在高速发展阶段,市场份额很大,行业先驱少,大家生意都不错,相安无事。

  但是最近这两年,所有人都看到了这个市场的钱景,一开始是村里年轻人都在做,后来隔壁几个村子也都开始做,现在发展到了几个县的人都在抢夺市场。但是我们这个地方虽然面向的是全国市场,每天能拿到的用来精准诈骗的公民信息却是只有那么多,河道的宽度决定了流量,即便是有再多大鱼等着入瓮,也进不来。

  于是就有了竞争。有人生了法子,把自己用过的信息或者假信息拿到“市场”上卖,试图搞乱市场,但是我的堂哥是个聪明人,他早早就预料到这一点,每次买信息的时候都会“试用”,先买十条验证一下,如果好用,才会正式大批量买,靠着堂哥的机灵,我们的生意一直很旺。

  最危险的并不是市场被搞乱,而是有人为了抢生意搞举报。我们几乎因为这个被搞垮掉,因为堂哥在帐篷里发现了一个不属于我们的摄像头。第二天,堂哥马上把同村的谢三兄弟叫到了家里谈判,我对其中内情不太了解。但是只知道从那以后不再是我们兄弟俩做,每次上山谢三兄弟也不再自己单干,而是跟我们一起合伙,赚到的钱大家一起分。从那以后,偶尔做完事下山去镇里大排档吃饭,听到邻村的同行谈论起某某某被举报了云云,堂哥都是轻蔑一笑,跟谢三兄弟对碰一大杯。

  我啰嗦这么多只想告诉大家,别看我们骗了你们辛辛苦苦赚来的钱,我们并不是跟你们想象的那样动动手指打打电话钱到手,我们其实也很不容易,有付出才有回报这句话在哪都是真理。

  说完上面这句话我忽然觉得有点打脸,是自豪的被打脸(此处应有斜眼表情),因为那些搞反诈骗的警察,似乎回报跟付出永远不成正比。甚至很多人做了一些案件之后,大受打击,主动调离岗位不再搞诈骗案件。

  这种自豪感我可以炫耀一百年,因为据我在派出所的内线一次酒后真言,我发现他们落后我们整整一个时代(捂嘴偷笑)。

  在这里我不得不夸一下我堂哥的聪明才智,他简直是个做诈骗的天才。在这个行业刚兴起的时候,堂哥就有极高的安全意识,骗到钱从来不打进自己卡里,那时候银行开卡并不严,碰到有质疑照片的,我只要说自己现在吃胖了就能蒙混过关。我清楚地记得一个星期内我就拿到了1200块奖金,这对一个种田娃来说能抵得上一年的庄稼收成。

  而那些笨警察,一开始哪有什么经验,接到案件千里迢迢跑到全国各地去找开户人,把他们当骗子抓了,到最后白忙活一场,据说还有开户人被刑讯逼供屈打成招的,简直笑死人。

  后来那些笨蛋学的聪明了点,渐渐地来我们镇上查东西的外地民警也多了起来。堂哥有点打退堂鼓,这时候表叔提醒了他:你去雇点镇上的老头老太太帮你取钱,每次给他们点提成,那些老家伙只要有钱拿就干活,又不了解你底细,警察就算抓到了也没辙。

  堂哥习惯骂我sb,因为他觉得我平时不会动脑子,总是让他来想新点子来提高我们的诈骗技术,我不能帮他分担一点,有新招数时适应很慢。但是我其实想的很多,但是没敢跟他说,因为我想的都是公安局怎么做能搞掉我们,比如每个村都派民警驻村、把山上基站网络信号停掉之类的,越想越害怕,越觉得自己没出路,再加上跟着堂哥干的这几年已经攒了三四百万下来,也早早的买了洋房、买了宝马车,这在90后中已经能够算是出众了吧,我已经26了,小琳家人也催我结婚好几年了,小琳自己也想早点结婚,生个孩子,享受一下生活,不愿再天天去山上给我送饭。

  斗争了好久,我最终还是决定就此打住,从现在起,我的所有钱都变成干净的了,没人会追究以往我骗了多少人、骗到多少钱,到了城市里,他们只会因为我西装革履、开好车、住洋房而羡慕我、尊敬我,没有人在乎我的过去,即便是有警察翻到陈年旧账找到我,也早已没有证据。

  这像不像香港警匪片里的经典片段,坏人毁灭了证据,就永远逃过了法律制裁,受害者呢,可能跳楼自杀了?破产了?

  我看不到,我也不关心了。

  小编后语

  本文朱公子是一个全心追击嫌犯的警察,他以嫌犯的角度描述了警察在反欺诈工作中的无奈。在小编看来,他们的付出经常没有回报,这点让人心疼!多希望,他们能少些心灰意冷,多些理解和支持。

  向所有坚持在反欺诈斗争中的警察致敬!

  本文转载自张璇老师的微信公众号

  网安杂谈 ID:sdpcwa